一堂课就犯困的毛毛

WC:M13098265162
QQ:2900395719

AWM语录整理 by风与


骚还是祁队骚

他的小少年,他的youth

小朋友(祁队叫他的youth叫小朋友)

做个人不好么

祁醉很喜欢于炀,二十五岁了,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

于炀后肩上,赫然印着两处未愈合的字母纹身
左肩上是hog
右肩上是drunk
他左肩上是战队,右肩上是信念
不消任何人多言,他早已扛起来

祁醉关了弹幕助手,喃喃,不当人是真他妈的爽

祁·fps无敌王·少女杀手·群嘲毒舌王·电竞之光·同行职业生涯终结者·神之右手·单手solo王·醉的第一次解说试水,成功搁浅在hog十九岁小将于炀面前

在于炀不知道的世界里,每一天,都在上演着关于他和祁醉的传说

hog
hand  of  god  上帝之手

每个hog都是神之右手,没了我,还会有别人
只要hog还在,神之右手就在

祁醉吹了声流氓哨:“神之右手会是你最好的松弛剂”(这个笑死哈哈哈哈)

祁醉:我教的时候,比较习惯我坐你椅子上,你坐我腿上,我扶着你的手来

于炀从小没感受过温存,祁醉的温柔太诱人,像毒品似的,诱惑着于炀

那么好的战队,那么好的祁醉

迟到七年的正义,总该得到伸张

我本能忍受黑暗,如果不曾见过光

如果所有的苦难都有他的意义,那十几岁时辗转苟活的这些岁月,大概就是为了积攒足够的运气,让他遇见他的这束光

祁醉深深的看着于炀:“宝贝儿,我喜欢上一个人不容易,别折腾我了。”

坚毅如于炀,拒绝别人怜爱他

“测了这点儿就敢说健康?”祁醉彻底不当人了,他轻轻吹了一声口哨,“检查前列腺了吗?”
于炀愣了下,脸颊爆红
祁醉耳朵也微微红了,他含笑看着于炀,低声问:“没检查的话,我替他们来?”

哪怕将来比赛时,我们队服上什么logo也没有了,也无所谓,只要还有咱们战队的队徽和国旗,我就能打

你为什么来hog
于炀写的是:drunk

他!白天里是临危受命的坚强队长!
他!黑夜里是忍辱负重的童养媳!
他!是顶起我们战队的脊梁!
他!是照亮我们hog的灯塔!
他呀!用那单薄的胸膛!挡住了那黑粉们的嘲笑!
他呀!用那消瘦的身体!撑起了神之右手的荣耀!

吃饭的时候禁止说骚话!队规第七条!

祁醉淡淡道:“谢谢你的芒果,三百多种水果,我只对它过敏,你记得这么清楚真不容易。”

在我眼里,认命最丢人

祁醉味道的糖
“还没吃完呢?”
“吃完就没了……”
祁醉心软成一片

于炀语气平淡,但带着藏不住的少年傲气,“我怕我拿冠军的时候,你不能亲眼看见”

疼老婆还是你祁神疼

祁醉怎么能对自己那么好?
那么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?

吃苦吃习惯了,突然吃到甜的,反而诚惶诚恐

祁醉磨牙……有时候他真的恨不得告诉所有人,帝国狼犬,hog的队长炀神只对着自己的时候有多软

我比你心疼

祁醉忍无可忍,把人压下床上,用了个不到十分钟的深吻,把于炀安排的明明白白规规矩矩的,于炀呼吸急促眼中闪光,就差让祁醉逼得叫老公了

“跟祁醉对枪,活着不好么吗?”

评论

热度(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