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钦野

WC:M13098265162
QQ:2900395719

够种by七声号角语录整理by江钦野


“命运总是迎着强有力的人物和不可一世者走去”——《人类群星闪耀时》

立正川说:“季元现。”“我要与你重新来过。”

许是这天晨雾迷蒙,金霞艳光还未登场,满座衣冠具青涩。又许是少年侠气欲交五都雄,然,对方都不买面子不合口味。两三秒后,竟异口同声道:“其实我看你挺不爽。”

他绝对不会承认,季元现同他四目相对时,心底撩起一阵酥痒,喉咙也有些痒。这种感觉既陌生,又淫荡。

宿管阿姨赶到时,季元现正被立正川压在地上,两人四肢纠缠,冥冥中透着一股子色气。

早上一曲莫扎特,立正川觉着他挺少女心的。现在整一首倔强勇猛的勃拉姆斯,搞得他对季元现的印象瞬间模糊起来。

宝贝儿,你腰不错。调情似的。操了。

混账仍是混账,只是学会了避其锋芒。

所谓人心,两面三刀者,阳奉阴违者,在这世上如过江之卿,不足为意。

年少从不考虑怒从何来,大多时候,他们对本身都不太看得清。

可他没料到,确有一天,他会发了狠地干弄某人,以夺人性命的猛烈之势,捂住对方嘴唇,任那人声音嘶哑也不放过。夜夜笙箫,食之入髓。

彼此的热度透过校裤层层碾压进肌肤之里,心跳很近,季元现趴在立正川的背上,身下这具年轻的身体,蓬勃的力量,通过背部一一传递。

季元现和立正川这俩王八羔子,再次偷瞄着对方,相视一笑。立正川冷冷的抬一下唇角:“也不,只是你长得比较符合我的笑点。”

那是一股陌生的心悸,如蛰伏的野兽,蠢蠢欲动。

你说这人是不是特别欠,他一笑我总觉得是在蔑视我。天生一张嘲讽脸。哪儿能啊,你俩半斤八两。只是你嘲讽地比较内涵。

季元现明人不装暗逼,干脆大方承认。

他只记得一句话了,口干舌燥,如雷掷地。立正川说,我要你。

素秋深,长空霁雨,万山如沐。

很多年后,立正川回忆,他也曾在自己的作品里表达过,那一刻对季元现的疯狂倾心。雨帘成雾,高高的露台.上端坐一少年。发丝柔软,眼长唇薄。特别引人瞎想的,是他轻按在琴弦上的五指一一骨节分明,白皙修长。好似一-寸寸按在立正川的心上、身上,大火燎原。

琴身置于两腿间,裤脚因坐姿往上提了一截,将好露出刀刻般的脚踝若握在掌中,手感一定很好。运弓时,季元现总会微微往一侧偏头。颈线拉长,诱人到不可思议。立正川舔舔干燥的唇,遽然明白。

搞艺术的雄性,身上永远有一股气质。或冷淡禁欲或坦荡风骚。勾得你心神不宁,特别动人。

那日周锡其实不太明白,立正川向来不阻止他们惹是生非。独独碰上季元现,立魔王似有放下屠刀,皈依佛门的兆头。

露台上的少年熠熠生辉,破云的光亮不比他耀眼。

刚才季元现喝着奶茶,唇_上沾着一圈奶盖而不自知。纯白的,细密的泡沫,与殷红水润的嘴唇形成鲜明对比。
唇角.上扬,少年清朗视觉冲击感很强,令人想要舔上一口。尝一尝,到底是甜的,还是咸的。

立正川按捺心中的蠢蠢欲动,颇有些费力。周锡直觉要完,号称“钢铁直男”的立正川怕是要栽到季元现的“直男”。

季元现不一-样,他幽深的视线始终停留在男人宽阔的背脊肌上,雄浑有力的腰腹,线条完美的大腿,一切都让他刺激冲动。

至于后来他是如何接受自己性向并在圈里泰然处之,连秦羽也不清楚。只是等兄弟们反应过来,季元现早已弯成蚊香。

那些总在泥潭中哀叹生活可悲的人,别妄想领他们爬出狭小的井口。

校园霸凌是常态,有人参与其中亦有人冷眼旁观。不施以援手并不是错,但是一一有良知的人,确会心有不安。

季元现觉得瞎扯淡,真是地地道道的馊主意。叫他好好学习,还不如劝他变直男。

纷飞的片片琼华方未霁,城市尽头破开一线的云层泄下日光,灰扑扑的钢筋水泥鎏了金。街面上垫起一层薄薄白雪,莹润透彻。

他骨子里大胆又保守,洒脱又固执。宁缺毋滥,也不要鱼网鸿离。
立正川眼中,季元现虽是妥妥的Gay,但他与周遭人不同。
轻飘飘的艺术气质,踏踏实实地吃人间烟火。他能如游鱼般混迹在世事浊水中,亦能随时抽身而出,在孤独里熠熠生辉。
立正川的认知,在遇上季元现时出现偏差。往后很久很久的岁月中,季元现的影响不断独辟蹊径,为他带来了变革、爱情与荣耀。而此为后话,如今他们浑然不觉。

两人鼻尖相对,嘴唇一动,恰似可以吻上去。少年气息交织缠绵,立正川的眼睛紧盯季元现,接着,慢慢滑到对方十指上。那日小司令拉琴的模样再次翻涌勾人迷人且诱人。

宁缺毋滥,也不要鱼网鸿离。

“你的手适合按弦,适合运弓,适合翻阅谱子。”但最适合抚摸。抚摸一具冰凉的身体直至火热,揉得一颗寡淡的心天翻地覆。

酒与热闹管够,咱们山长水阔两道走!

“正川我罩着,你敢动他?”“管你属猴属马,照样弄死你。”

你跟我一起玩,就是喜欢我。不跟我玩,就是不喜欢我。

但谁知真有那么一天,立正川会眼睁睁看着季元现过水的眸子里满是情/动与委屈。而他一本正经地拉住小司令。
帮帮我。立正川笑得颇不要脸。宝贝儿,说好的竭尽全力呢。
季元现嗔骂,又气又臊。

他说:“季元现,你问我?那你要不要试。”
他说:“季元现,你摊上事了。”

您行行好,让人摸两把呗。少不了一块肉,又不会掉一分钱的哦。全当行为艺术嘛!

那碗原本稳端着,亦突然倾倒而下。倒出来的,是瓢泼大雪,是流萤万千,是一念欲望烈焰成池。是,区别对待。
顾惜纵容,温柔一笑:“嗯。我回来了。”
所有委屈化作喜悦。
风雪方霁,如换了人间。
立正川莫名吃味,心底悄然觉醒的野兽在冬夜中低声嘶吼。
他不知。这才是真真的大难临头。

小军长深深记得一段话:若梦里出现一座雕像,则表人性中的冷漠无情。梦者或许热爱那个对他追求无动于衷的人。

人小军长刚答应帮他牵个线,季狐狸已顺棍往上爬。先是插科打诨埋汰别人秀身材,岂料立正川咧嘴将大衣挎到臂弯,露出精壮的胸肌与手臂。隔空吹起口哨,竟是那天小司令拉奏的G弦咏叹调。
季元现咋舌,操了。简直是色令智昏。

无人知晓,生命中有些成长本就来得悄无声息。那些电光火石都是真真切切,有些事不过为易燃的引线,很快会在他们生命中大火燎原。

季元现作为Gay圈浪里小白龙,哪知道我把你当兄弟,你居然想跟我搞基。

“喂一一!对面的男孩看过来一一”
立正川吓得差点没拿住手机,他条件反射抬头望去。
季元现挂在护栏边给他挥手,少年英俊,咧嘴笑着,露一排牙齿。特好看,特清爽。
“哎,川哥,川哥!商量个事儿呗。"季元现单手撑着,隔着露台下层层群林散发美色。

那一年,许多同级生恍然大悟。原来人生从来没有所谓的公平正义。哪怕罪恶滔天,亦有束之高阁时。

季元现单鼻孔哼声儿,身后宛如摇起巨大狗尾巴。这你妈别提多得瑟。
立正川上车时,有意无意瞥一一眼顾惜。谁知后者眼神颇带敌意,小军长有趣地挑眉。他呲牙一笑,既嘲讽又不屑。
看起来挺温柔佛系一男生, 这内里怕是修道的吧。
啊?顾道长。

季元现蓦地舌尖发麻,手心些微冒汗。他蜷起五指攥着,好似握住小军长的滚烫铁棍。一个干字余音绕梁,冬风呼啸,乍耳听出四声调。
斩钉截铁的第四声。想干什么呢。啧。

他的少年在雪地中一一脚深一脚浅地远去,红白黑三色构成天地间最销魂骨立的抽象画。
穹窿过顶,大雪一直下。顾惜站在原地看了很久,季元现始终未回头看一眼。
未有一眼。
顾惜三次想要冲上去,说你别去了,能不能跟我回家。然而他没有,三而竭的道理他明白。年少高傲,他没勇气。
顾道长修身修心也不能参悟未来这一次他没追上,这一辈子,他都没再追上过了。
万雪压肩。

照片上,季元现西装笔挺,背头三七分,少年老成,既青涩又诱人。他运弓的手腕骨骼清瘦,凤眼尽数倒出烈酒迷醉。嘴唇上翘,似大胆邀人接吻。
小司令拉琴,膝盖朝两边分开。

一一小军长,你说这琴比你腰身如何?

两人鼻尖相对,嘴唇一动,恰似可以吻上去。少年气息交织缠绵,立正川的眼睛紧盯季元现,接着,慢慢滑到对方十指上。
那日小司令拉琴的模样再次翻涌勾人迷人且诱人。
“刚才我就想说,”立正川离得很近,却不看他。目光下斜,专注根根白净的手指,“开车是件危险的事,你不适合。
季元现不安,忽地咽口唾沫。侵略扑面而来,他起了退却之意。“那....什么适合我。”

季元现刚想转身,挣脱立正川的怀抱。小军长知其用意,却压根抵不住酒精作祟。
小司令骤然后颈一凉,他忽地呜咽一声,狠狠咬住下唇。季元现不可思议地盯着镜子里,野兽正张开獠牙叼着他后颈上一小块皮肤。舌尖烫人,轻轻舔舐着。小心又谨慎,欲罢不能。

小司令飙车极尽兴,夺得无数风光。季元现感觉立正川也一定在某处看着他,如毒蛇舔着红信子,为了吞噬猎物,静静蛰伏。
谁有型,谁性感,谁漂亮,我就爱谁。超跑才叫车,那好比人中娇女郎、猛汉子,好比--好比-一立正川。既野且冷,又酷又性感。

司令那风骚样儿,风头无双,张扬又动情。勾得立正川心神不宁。

这恍惚间,恰时光倒流。流到百年前的戏园子里,争红斗艳的大角儿们各展身手,叱咤南北。台上的灯亮着,梦幻的暖,色彩流动,而美人眼色,朦胧如烟。穿过那段极其辉煌的岁月,再随着洪流,去戏曲尽头窥探伟人洒下的吉光片羽。
顾惜缄默其口,在人声喧嚣中静静盯着季元现侧颜。正红汉服,金线交织,映得他星目剪水。时间仿佛变得很长,又很短。

“汉谟拉比法典的前言也很有趣,要让正义之光照耀大地,消灭一切罪与恶,使强者不能压迫弱者。”

山川河流、街市闹嚷。他在不断靠近冬夜中的温暖,靠近昆曲里唱的那句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。
小司令单手撑着玻璃,似逃离,不得不踮起脚尖。刀刻般的脚踝便更显清瘦,完美如一尊雕塑。
立正川斜眼看下去,顷刻为之发狂。那日后来也没发生什么,时间不对,地点不对,情也不对。季元现穿好鞋履跌跌撞撞跑出包厢,紧紧捂着自己的后颈,脸颊通红。

“他不爱学习,但他绝不是不聪明的孩子。人生在世,各有其职。他可以不爱学习,但我知道他总会在自己喜欢的领域,干出点什么。”

季元现低声说:“我给你发的答案抄完没。”
立正川转过头,想装模做样高冷又架不住季元现眨眼睛。
他妈的,放电呢。
于是,小军长败给美色,沉声道:“抄了,都抄你的。”
嘿,怪甜蜜的。是不是。

他身后是烈火热源,立正川体温似暖炉。季元现向后靠去。
遽然,小军长嘴唇挨到小司令红透的耳朵上。滚烫。触电般。

有一天,等他真正领略到立正川的威猛与兽欲、持久与渴求时,季元现十分想把当年批判立禽兽的“性冷淡”收回。可惜来不及了。

立正川忽然觉得,“惊涛骇浪”与”寂静欢喜”是同义词。少年如冠玉,玉树临风。他从未觉得自己的灵感爆发如此迅速,那梦中的雕塑人像似有了面孔。
熠熠生辉。
立正川不说话,仅仅站在季元现身后,双眼发直地看着那双裸.露的脚腕。线条流畅,骨骼凸出地十分精致。很白,似玉。

以后他们才会明白,大人讲过的道理,最终会应验在人生道路上。

她始终在母亲的职位上站立着,不敢倒下。前路由她开辟,荆棘却不斩除。她愈来愈瘦削的影子,刻在少年不更事的心坎上。
季夫人通身根骨,一半是水,一半是铁。她无需礼赞,亦是无冕之王。

季元现隐约记得,是谁曾告诉他冬天要接近温暖的事物。比如寒夜煮沸热酒,雪花融在玻璃上,爱人在公交车站台的等待,便利店热腾腾的关东煮。
寒冷的对立面是温暖,不喜欢的对立面就是喜欢。
立正川浑身酒气,季元现居然从脑子里搜刮出一句酸腐诗句: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。

立正川淡然,扯了下嘴角:“不是因为他。”
因为在那里的人是你。
季元现嗤笑,他斜眼瞧立正川。小军长深邃的五官陷一半进霞光里,性感唇瓣_上扬。
行吧,小爷我能不门儿清。你丫的怕是耽于美色,又不敢承认。

立小军长从不老实,他是一头野兽,獠牙锋利。时刻准备将季元现吞噬,去探索那人更深处的体温与紧致。

当人想要成为歌者,便失去了歌。当人想要成为诗者,便造不出诗。什么都不奢望时,一切都会如期而至。

后来季元现主动攀谈:喂,立正川,知道你现哥的生日吗。
良久,小军长压着隐隐的开心,答:不知道。
几号。小司令说:每年最后一天,记清楚了啊。

侵略者微微弓背,视线与季狐狸持平。两人眼神你来我往,不见刀光剑影。战无硝烟,小司令终捱不过居高临下的压迫。
可季元现分明眼里带勾,勾人那种。
立正川问:“小司令是打算送人还是送情?”

季元现,等你十八岁,我把毒蛇送给你。

可他上下嘴唇一碰,冷笑道:顾惜,凭什么。”
立正川说这话时,好似铁了心在做承诺。他背后寒风卷着大雪,直上云霄九万里。

反正我喜欢北叔啦
蓝色粉色都喜欢他

以后我不在的时候

会有天使替我爱你

相信自己也相信你